韩国代购让你自己的生活更好一些

“记录普通人的行动和日常生活,”沃尔特·哈林顿说,“在我们的行当里,这种记录太少了。这种故事记录人在生活里寻觅意义和目的时的行为、动机、感情、信仰、态度、不满、希望、恐惧、成就和渴望。它们帮助人理解自己在世界里的位置。”

他曾经写过一个故事,“这家人的十几岁的男孩两年前自杀了。我努力向他们解释我想写的那种故事,探究要达到的深度。父亲听了许久,最后说,「这么说,你想知道我在安静房间里祈祷时心里想什么。」”

哈林顿说,最简单的形式就是:人怎么生活,他们看重什么价值?

我们每个人的生活组成了这个世界。

王静有点急。

原计划晚上九点零五分从韩国仁川飞上海浦东的班机不但延误 47 分钟抵达,还停在远机位需要摆渡车接送。等她和丈夫办完回国入境手续、在 21 号行李转盘取行李时已经快十一点半了。

第二天是工作日,按照平日的作息,王静这会儿应该洗漱休息了。但从机场到她家,不堵车的情况下也要开将近一小时。这天能赶在凌晨一点前睡下已经算顺利。

幸运的是,她和丈夫第一个拿到行李,从那走出五十米外的海关检查通道,她就能叫车回家了。

由于前一个入境航班的旅客已经全部出关,后续航班还未抵达,拖着两个 24 寸行李箱、走在队伍最前面的王静夫妇,有那么几分钟是浦东机场二号航站楼里的唯二旅客。

在她走到离海关检查台不到十米的地方时,海关工作人员关闭了免申报通道。这意味着所有过关旅客的行李都需要过 X 光机安检。每月往返中韩一次的王静很熟悉这一场景,之前她的行李也被要求上机安检,然后放行出关。

但这次王静看到免申报通道被关闭后,原地呆了近一分钟。她问丈夫怎么办。“还能怎么办,继续走啊。”她丈夫说。

“我们当时的行为就是摆明了告诉海关,这两个人是一定有问题的。但我真的整个人都呆住了,心跳特别快。”王静说到这里,语调一下子低了下去。

过完机器安检后,海关一对一的要求王静和她丈夫开箱。其中一位关员是上海人,王静就用上海话与他交流,还试图用新婚出游、消费的理由,说服海关满满两箱护肤品、化妆品和美容仪都是自用。关员一句“大家都懂的,但(罚款)也不会很夸张的”,既让她幻想破裂、但又稍宽心点。行李箱里的七八万元商品再加随身行李里还有四五万,如果按照化妆品 60% 税率足额征税,王静大半年的代购生意可能就白干了。

后来核定商品申报金额双方也是来回了几次。中国海关对个人随身携带物品进境有 5000 元商品免税额度,化妆品、手表(10000 元以上)税率 60%、护肤品 30%。海关认出了行李箱中好几盒型号、规格一样的雅诗兰黛、La Mer 等贵价护肤品,不认可她初始申报货值,也不相信这些都是自用商品,并要求王静重新申报。

对于其中的交谈细节,王静先是支支吾吾的不愿意多谈,之后说了又不希望公开,担心被海关和同行看到。不过具体担心什么,她也说不上。按照她的说法,最后两个箱子罚了近两万。

“在代购里面算罚得挺贵的了,”王静说,“我觉得罚几千就差不多了。因为同行群里这种事情我看的多了,基本上类似货值也就是罚几千块。”

 

  王静过去代购过的商品。非被海关处罚那次。图/王静

 

  王静过去代购过的商品。非被海关处罚那次。图/王静

说起来也是不巧,在她开箱的时候,同机大部队旅客“一窝蜂”的往关口走去,海关就又打开了免申报通道。而且中间有段时间海关还换班,其他旅客等于无检通过。在一旁等罚单的王静想骂人。

受罚、出关、拼车回家,她和丈夫一路无言,到家就大哭一个多小时。她压着嗓音短促地对我们说,一趟也赚不回这些钱,白跑还倒贴,然后又那么蠢的被罚。也许是为了去晦气,这批货王静做了打折促销,尽快回笼资金。

做代购前,王静先找了十年代购

王静是个瘦高的大眼睛长发女孩,寡言、内向,有些胆小,是那种即使有可能赶不上飞机也不会开口请别人通融让一下的人。2010 年大学毕业后,她先后换了三份工作,2014 年进入现在这家外资贸易公司担任内账会计,过着朝九晚五的生活。她入职薪水五千元左右、每半年涨薪 100-500 元,现在月薪七千以上。

夫妻二人的收支算是上海比较典型的白领家庭生活状态。她丈夫的收入比她多几倍,每个月一家三口花销大约一万出头,一年买两三个奢侈品包的闲钱也有。在上海外环内有套 100 平方米出头的两居室,没有房贷,市场价四百万左右。这是两人的婚房。

第一次被问道为什么要做代购时,王静的回答是想让生活变得更好点,但没有具体问题。再三追问下,她才说有打算置换掉现在的房子。

他们对新房的要求倒也务实:置换到离双方父母家都近一点的地方,面积可以比现在住的小 —— 因为不想背贷款 —— 或者老房子卖了最多再贴 50 万,不拿父母资助。

只做了两年代购的王静,找代购买货的经验倒至少有十年。大学期间她找的是香港代购。那些人每周往返深圳、香港两地,通过淘宝对外销售。中国海外代购市场也差不多是从那时候开始高速增长的。

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和兴业证券汇编的数据显示,2009 年中国海外代购交易总额为 50 亿元,2011 年窜升至 265 亿元,年均增幅超过 100%。期间,人民币中间价一路从 6.8 升值到 6.1 以下,这使得 1 元人民能兑换更多等值外币,同一件商品国内外差价进一步拉大,更加刺激居民的消费欲。直到 2015 年,代购交易的高增长势头才停下,人民币也重回贬值通道。

声明:本文为原创,作者为 小牛马,转载时请保留本声明及附带文章链接:https://www.niumagou.com/3682.html